2022年3月22至26日
香港

過位 特選展位

這是為多達三位藝術家攜手聯展而設的展區,藝廊須展示特別為這次展覽構思的獨特的策展概念。「過位」一詞源自粵劇,意即多位演員在舞台間的走位。由展區名延伸,參展藝廊可選擇突出參展藝術家及作品的並置或對話,或借用場地及布展策劃個展。申請參展的藝廊必須提交參展作品的文字及視覺資料。「過位」參展藝廊挑選顧問為展會策展總監陳子澂。

Contemporary Crafts Centre

主力經營當代陶器藝術的巨年藝廊與專注推廣當代漆藝的Gallery by SOIL合作,展出三位利用不同傳統媒介創作的女性藝術家作品,帶來別具匠心的當代設計。陶藝家趙素蘭的作品並不盲目追求實際功用,集中發揮陶器的美感和藝術價值。水墨畫家派瑞芬的畫作則運用了西方物料和媒介,作品充滿現代感,與她所認知的藝術一脈相承。日本漆藝家松島櫻子以日本漆創作大型的抽象雕塑,突破傳統技術的局限,令這種已有悠悠千年歷史的媒介「回春」,展現新一代的風華。三位女性藝術家為不同的舊式創作媒介注入生氣,不但令作品與時並進,更令傳統煥發新姿。

Sakurako Matsushima, undercurrents VII, 2009, natural lacquer, hemp cloth, bamboo, gold powder, gold foil, inlays of shells, 78 x 53 x 5 cm.

Novalis Contemporary Art & Design

倉俣史朗本業是建築師,1965年在日本成立Kuramata設計公司,成為戰後日本最具影響力的工業設計師之一。他和其他合作者如安藤忠雄、三宅一生和橫尾忠則都被譽為是開拓現代日本設計的表表者。意大利設計師Ettore Sottsass忍受不了現代主義的色彩和形式,於是與品味相近的設計師決定反擊甚至超越現代主義,開始生產不拘一格的新穎設計,並自稱為曼菲斯風格,更邀請倉俣史朗加入他們的陣營,改革現代設計。Novalis Contemporary Art & Design的展位匯集1980年曼菲斯風格成立以來,兩位設計大師的家具設計作品。從展出的家具中可了解他們分別源自東西方的創作意念,兩者結合交流,奠定了兼具形式和功能的後現代設計風格,蔚然成風。

Shiro Kuramata, Imperial, 1981, cabinets with internal shelf in wood, 35 x 40 x 150 cm.

藝途畫廊

藝途畫廊展出三位藝術家的創作,他們的作品以非常微細的成份,展現出恢宏的視野,表達心聲。唐偉傑以一張張寫上文字的細小貼紙,拼貼成巨大的文字照片或影像,成功製造誇張的視覺效果,用以抒發他近年的不安感。海野良太使用日本的傳統媒介礦物顏料和技巧繪畫,效果細緻分明,猶如傳統的日本牆畫。他的靈感來自對日常生活的觀察,再以幽默的風格入畫。Yuriko Morimoto則結合版畫的不同技巧,例如凹雕和銅版印花,繪畫出栩栩如生的畫作。她的畫中主角包括天真的鄉村兒童和動物面具,正好揭示了她的意欲和對年輕少壯的恐懼。

Damon Tong Wai Kit, Untitled, 2020, acrylic and custom design stickers on panel, 90 x 120 cm.

LEE & BAE

在人類歷史中,個人的慾望往往是向前發展的推動力。LEE & BAE帶來的三位藝術家作品,都充滿各人的願望。YouMee Lee的雕塑具體展現了人類的情緒,以及個人的行動帶來的安慰能量。Sangsun Bae的「水晶燈」系列延續了她的抽象線條風格,但這次的作品更是亂作一「團」。只要細心察看,照片中的每盞水晶燈都是各有特色的一團亂結,糾纏不清,卻同時出奇地漂亮又煩亂。JinWook Yeom畫作中的高山總是一片密林,彷彿不時被強風吹拂,起伏不止。他的作品有別於常見的靜止和平靜的山巒景致,主題的峻嶺固定而搖擺,動感十足。

Sangsun Bae, The Chandelier 5, 2018, archival pigment print, face-mounted, 111 x 90 cm.
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