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5年3月
中環海濱香港

Michael Whittle

《Perpetual Motion》
由 Gallery LEE & BAE 呈獻

線粒體DNA由母親遺傳給後代,只要追溯這種基因的細微突變血統,再對比化石紀錄,科學家便可以考證史前時代人類祖先的遷徙足跡。裝置的地毯用圖形展現出觀眾在裝置空間移動時大腦的運轉方式,與懸掛的玻璃盤呼應。《Perpetual Motion》展示人類作為一個物種,在發展過程中必然出現人口遷徙,而且即使是在當代,人口遷徙對人類成功存活亦非常關鍵。

朴閏敬

《Painting Tower》
由 Soluna Fine Art 呈獻

《Painting Tower》包羅一連串繪於伸延雪紡上的抽象畫作,半透明的質料令偌大高聳的裝置變得輕柔流動。朴閏敬承傳其東方文化傳統,採用較輕盈的質料作畫,較西方的帆布來得靈活輕巧。她在畫布上畫上不同的語言文字,讓顏料自然垂直滴落,帶出一種流動的美感。

陳惠立

《寂寞更衣室》
由李安姿當代空間呈獻

陳惠立喜歡到泳池暢泳,即使在外旅遊也不忘要享受游泳的樂趣,並專注觀察和鑽研游泳與泳池空間的關係。他的作品《寂寞更衣室》在展會重塑了一間泳池更衣室,以極其開放的時尚方式,展示理應被視為隱密的私人空間。在這個公眾空間,擺放了他曾經到過的泳池的精細畫作,記錄了他在出遊期間的仔細觀察。

Michael John Hunter

《Falling Army Man Toy》
由 JPS Gallery 呈獻

Michael John Hunt 從事電影業,因此留意到相機和特技效果如何可以瞞騙觀眾,帶動情緒。他經常創作幾可亂真的玩具雕塑和照片,藉此揭示擺弄的過程。只需輕輕翻轉其參展雕塑《Falling Army Man Toy》,令兵哥以頭著地,便可以產生失重和移動的假象。 

吳少英

《Rhythm #2》
由 A Gallery 呈獻

作者把所居地香港的天氣數據轉化成抽象的流動影像,猶如她的經典水墨作品。她利用不同的軟件程式轉化資料,並發揮想像,把環境的因素凝注到書畫的範疇,手法新穎,達到與傳統繪畫相同的存檔效果。

Lousy

《Come Together》
由 Gallery HZ 呈獻

Lousy 是目前香港其中一位最活躍的街頭藝術家,他的塗鴉作品散見於城市各處,覆蓋於各式各樣的物件上,其著名的「kissfaces」(親咀的臉)更已經成為街頭的一道流動風景。Lousy 特別為 Art Central 2021 帶來一幅大型壁畫,充分展現他的獨特風格。

陳子澂

策展顧問

陳子澂(André Chan)曾與多間國際畫廊合作,並在全球各地策劃及製作多個藝術展覽。他是香港「藝類」的聯合創辦人,近期的策展項目主要集中於藝術家的生活實踐和當代都市問題。陳子澂入選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於2018年主辦的青年策展人計劃,也獲選為 Para Site 的新銳策展人。他最近的展覽和表演包括「借景」(2019年香港牛棚藝術村)、「逶迤」(2019年香港尖沙咀)、「藏木於林」(2019年香港大館當代美術館)、「林中的樹倒下而沒有人在」(2018年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)及「言靈」(2018年香港 Para Site)。他與黃又文於2020年台灣美術雙年展聯合策展「後人間世」(2020年台南節點)。

當前美學

傳統的西方美學是以一套固有的客觀價值,引發深思默想,當中對「美」的概念,是指讓觀眾感到賞心悅目的能力。自從現代主義誕生,藝術家開始摒棄作品要迎合為公眾帶來純美感覺的金科玉律,同時抗拒陳規舊例的觀念。當代藝術家甚至更大膽創新,放棄客觀美感的要求,集中表現個人的所思所想,還抱著懷疑態度,提出對普遍真理及客觀現實的詰問。

「當前美學」是一個矛盾論法,提出要重新思考21世紀美學的意義。現時的藝術家均以個人的體驗為起點,探討我們對世界被視為人類一部分的集體理解。陳惠立把他的個人興趣轉化成其藝術研究和追求;街頭藝術是自我表現的最佳寫照,Lousy 創作的「Lovefaces」多年來在香港隨處可見,成為他的標誌;吳少英善用科技寄託對家鄉之情;朴閏敬則以東方傳統繪製當代畫作;Michael John Hunter 展示了科技和電影業如何擺弄觀眾,藉此質問媒體影像的真偽;Michael Whittle 揭示自己 DNA 中的隱藏資料,從而探索人類歷史中的遷徙足跡。

不要再囿於現代思潮的單一和理想視野,「當前美學」環視現今的當代藝術,接納多元聲音,觀看世界。

2025年3月
中環海濱香港